• 范文大全
  • 個人簡歷
  • 教案下載
  • 課件
  • 優秀作文
  • 試題庫
  • 詩詞鑒賞
  • 國學散文
  • 勵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報
  • 成語大全
  • 當前位置: 酷米范文網 > 國學散文 > 正文

    儒學草根性的當代省思 儒家思想精髓九個字

    時間:2019-04-11 02:23:55 來源:酷米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酷米范文網手機站

      當我們為儒家的悠久歷史和輝煌過去感到自豪和欣喜之時,我們也要關注一下儒家的現實境遇問題,對儒學在當代所面臨的困境和諸多的挑戰多一些憂思。   百年來中國社會所發生的翻天覆地的劇變,確乎蕩除了傳統儒學賴以生存的一切條件:封閉自足的小農經濟,聚族而居的宗法家庭,讀經取士的科舉制度,希賢修身的書院體系,等等。這就使得儒學植根發育、枝繁葉茂的豐沃土壤因徹底的鹽堿化、沙漠化,而變得貧瘠無比。和東亞其他受儒家文化影響的國度相比,儒學在現代中國更是經歷了九死一生的政治化煉獄的煎熬,鋪天蓋地的意識形態批判話語將儒家擊打得千瘡百孔、慘不忍睹。以至于在好幾代中國人的記憶當中,儒學始終是以負面的價值形象存在著。對于絕大多數的人而言,一說起儒家,五四時代以來的批判話語所塑造出的范式和億萬人所共同擁有的幾個定性類詞語便會不加思索地脫口而出。而認真的思考,肯定其正面價值的聲音長久以來是何其的微弱!僵固化了的負面價值形象之框定,逐漸侵蝕和削弱了儒家思想在民間社會的影響力,使得普通大眾心靈積習當中的美好品節與儒家符號日漸其遠,甚至逐漸地脫鉤,從而在現實生活當中遺落下了大片大片的精神田園。今天,佛、道功法在民間社會有那么大的感召力和影響力,不能不說是儒家之現實關懷久已隱遁和整體慘遭打擊被逐之后的一個直接性后果。只要看一下這些新型教團所秉持的核心理念和教化主張,究竟有哪些是它們新創的?又有哪些本來就是屬于儒家傳統的?這個問題便一目了然了。
      積蘊于民間的資源和能量,因缺乏有效的形式來疏導和匯聚,而長久地處在散落狀態,甚或演變成為各式各樣的“集體無意識”。在現實生活層面已經很難尋覓到色彩鮮明的儒家文化觀念和行為,只能通過一些晦暗不明的“意象”來完成其中的勾聯。與此“心靈的積習”逐漸沉隱的境況相反,在思想文化形態上保存與傳承儒學的士大夫階層卻不斷地分化和抽離了。在現代學術體系專業化、學科化的擠壓下,儒學已經演變成為很小一部分人說辯騰喧于口的特殊“知識”,而和現實的生活發生了徹底的剝解。
      隨著現代教育體制的穩固和知識形態學科化的普及,儒學再也不可能回復到往日渾淪的景象。被徹底置換了的西方化學術座標,格限著儒學話語的復記和觀念碎片的穿綴。向西方看齊所必然引發的學問形式的革命性變革,也從根本上改變了儒學的命運。在專業化的現代學術體系當中,儒學已經完全地裂散掉了,它往往是被切割打磨成種種合乎規格的“知識”,然后才進入到言說的話語場。它是人文科學,還是社會科學?是哲學,還是歷史學?已經徹底普遍化了的學科意識,成為任何學術活動的前提。假如心存僭越的非份之想,不甲不乙,那就會被判為“不科學”。如果像通常把儒學看成是已經完結了的一段歷史,那么在學術化的觀照之中,歷史學的方法、史學的學術規范、歷史學者的職能和責任倫理等等,這一大套作為學科附件的東西便會隨之而來。這樣,儒學在歷史學家的眼中,只不過是一種史跡,是知性分析的材料,可以通過歷史敘事勾勒出一些線索和表達為一堆概念,如此而已。假如不用歷史學來研究儒學,那么你總得要找到另外的一個什么學科。沒有學科,便難成其為學術,那一定是現代知識體系之外的孤魂野鬼。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等人分析了現代社會科學作為一種知識形態建構的歷史,指出:“十九世紀思想史的首要標志就在于知識的學科化和專業化,即創立了以生產新知識、培養知識創造者為宗旨的永久性制度結構。”這一源自歐洲的制度化建構,隨著西潮洶涌,也已經牢牢地扎根于中土了。五四時代的全盤性反傳統,如果我們從結構層面來解讀,那便是知識形態的學科化和專業化的一次整體置換。隨著學術領域的劃疆分界,作為古典學術形態的儒學賴以生存的可供根系蔓延蕪生的土壤實際上是被徹底地鏟除了。
      面對學科化的知識圖景,傳統學術的殘片要想起死回生,重新恢復到“在場”的身份,那就必須要經受學科化知識形態的洗禮,在某一個領域內找到自己的安身之處。新文化運動前后,解體裂散了的儒學最容易落腳謀生的領域便是歷史學科。在歷史學中,儒學作為豐厚的文獻資料被切割整理和做著現代的轉述,成為對應和比照中國人即在的生存境況的某種資具。悠久的歷史和浩瀚的典籍在這一個領域倒是有了英雄用武之地,在現代知識人的心中竟也找到了某種普遍的慰藉。大量的舊學營壘中的經師搖身一變成為當然的歷史學家,易于生存的史學領地安頓下了學術轉型之后的千軍萬馬,使得治史一時間火爆異常,史者糜集,大家輩出,歷史學成為現代中國最為發達的社會科學學科門類。但歷史學所能提供的庇護是極為有限的,尤其是不可能滿足儒學置之死地而后新生的最終要求。這一點,在唐君毅等先生1958年發表的《為中國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當中已經講得十分清楚了,這里無需贅言。這樣,一個可能的轉型向度就是重新回到觀念史,在情形特別復雜而界限又極其模糊的哲學領域為儒學找到一點棲身的地方。熊十力的殫精竭思無疑為這個路向開啟了一點微明,他被稱為現代新儒家的“中心開啟性人物”,意涵之一應該是指他重構儒學觀念史的嘗試。自熊先生以下,核心的新儒家人物均出自哲學領域,兼有哲學家的身份,這明顯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但觀念史的取向和向哲學學科的湊泊,依然是學科化知識形態強力擠壓下的結果。它可能會隨順著現代制度化學術的門徑而對儒學的價值作出一些新的解釋和嘗試性的重構,但并不能從實踐層面上解決儒學目前所面臨著的根本性困境。況且,這一轉型努力所遭遇到的挑戰和不斷發生的質疑,情形又是相當的復雜。早期有梁漱溟和熊十力之間的爭論,梁先生曾寫過《讀熊著各書》一長文,對熊十力的哲學指向給予了嚴厲的批評。晚近圍繞著錢穆與新儒家的關系問題,以余英時為代表的史學家又和走哲學路向的新儒家中堅之間展開過一場激烈的論辯。還有來自儒學外部的形形色色的批評,那就更是五花八門了。哲學化可能將儒學導入到極度玄思的理解和詮釋的框架之中,容易造成一種“漂浮的觀念”之狀態,和現實生活之間形成不可通約的夾層。這是我們在反省儒學的當下意義之時,不得不認真思考的問題。
      如何提升和轉進蘊藏于民間的“心靈的積習”,在依然富有生命力的美好品節和儒家悠久的歷史傳統之間喚回一種自然而又親切的聯想;同時又使儒學觀念的現代演繹能夠盡量地貼近日常生活,讓人們從中獲得一種真情實感的現實受用和生命調養。這是儒學發掘自身的生命力,走出“花果飄零”之境況,實現“靈根再植”的必由選擇。而現實的情況是,在“心靈的積習”(民間社會)和“漂浮的觀念”(以儒學為志業的知識分子)之間形成了巨大的夾層,一方是墑勢沉埋,另一方是浮云如絲,天地之氣不能相接,很難聚集起真實的震撼人心的力量。所以,儒家的現實生命力就始終顯得脈弱氣虛,無法和佛、道二教的鮮活狀態相比論。我認為,只有當“心靈的積習”經過慢慢的開發與涵育而成長成為結構性的形式,茁壯矗立于大地之上;而“漂浮的觀念”漸漸地落下云端,揀獲它的草根性,得到社會的普遍回應。在這個夾層徹底地消逝之后,儒學發展的現實空間才會真正地呈現出來。
      (作者系深圳大學文學院副院長、教授)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載
    • 優秀作文
    • 勵志
    • 課件
    • 散文
    • 名人名言
    3d试机号及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