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文大全
  • 個人簡歷
  • 教案下載
  • 課件
  • 優秀作文
  • 試題庫
  • 詩詞鑒賞
  • 國學散文
  • 勵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報
  • 成語大全
  • 當前位置: 酷米范文網 > 國學散文 > 正文

    群雄爭霸【群雄爭霸鬧惠州①】

    時間:2019-08-23 02:47:41 來源:酷米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酷米范文網手機站

      詩曰:   惠州四月春正繁,忽見旌旗掩峰巒。   羅浮山下設錦座,畫眉聲中自手談。   滿目楸枰皆戰場,驅車躍馬各儼然。   行兵布陣刀風勁,劇斗懸崖劍氣寒。
      幾番攻防無完甲,一著妙手易河山。
      豪門盛宴稱國弈,智計深遠賽龍潭。
      今科大比誰為尊?煮酒還應說嶺南。
      各位,卻說今年象甲鏖兵,來到了嶺南名郡――惠州。那惠州乃南海名勝之地,是珠江三角洲的一顆明珠。環境優美,氣候宜人,境內羅浮山有“嶺南第一山”之譽;巽寮灣人稱“東方夏威夷”。紫荊樹、畫眉鳥、荔枝、海鮮是惠州的特色。
      說到荔枝。不少人會想起蘇東坡的“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這蘇東坡,寫得好詩,吟得好同,一筆好字,還是個美食家。“東坡肉”、“東坡肘子”都是他的絕活,聽著就流口水。哎,他也在惠州呆過,整整三年。蘇東坡有個好友黃山谷,也就是“蘇黃米蔡”中的黃庭堅,曾經有首詩,單道蘇東坡在惠州活得瀟灑,其中有這么兩句:飽吃惠州飯,細和淵明詩。說老蘇啊,在惠州也沒什么正事兒,吃飽了飯,凈忙著寫田園詩了。
      惠州是個好地方。經濟發展,城市建設,風景名勝,物產資源,這些咱們也不必細說,單說一件:象棋的愛好者眾多,業余水平挺高。聽說今年全國象甲聯賽要在惠州開戰,用宋丹丹的話說,當地的棋迷“那是相當期待”。
      4月11日,參加全國象甲聯賽的12支隊伍,其中7支南方隊,5支北方隊。全部聚齊,來到了天悅大酒店。一時間,大堂、電梯、過道、商場,到處都是熟人,不是棋手,就是裁判,要不就是領隊、教練、贊助商。他鄉遇故知,相見格外親,馬戈應邀也在這一天抵達惠州,放下行囊,少不得串串門,敘敘舊,這且按下不表。
      
      第一回 胡司令妙語解頤 新賽制又成焦點
      
      當晚,主辦單位在天悅大酒店舉行了隆重的開幕式。借用一句老話,那是“群賢畢業,少長咸集,高朋滿座”。賽場在今天晚上成了宴會廳。酒桌上有句俗話:酒場如戰場。用這兒還挺貼切,今晚是酒場,到了明天,就是真正的戰場了。對棋手來說,場下是朋友,場上是對手,比賽歸比賽,交情歸交情。別看今晚跟你推杯換盞,稱兄道弟,到了明天,上了賽場,該殺你絕不手軟,這就叫職業精神。
      不說宴會廳里喜笑顏開,暢敘友情,你看那門外,也是人頭攢動。當地的棋迷在外面交頭接耳,這個問:“看見胡榮華了嗎?”那個說:“這大個兒是‘拼命三郎’吧?”后面的小矮個說:“讓我看看誰是呂欽。”這話可把大伙逗樂了。都說:“連呂欽都沒見過?你是廣東人嗎?”還有的接著又吹上了:“我還和呂欽下過棋呢!”
      每年的象甲開幕式,都有一個保留節目,那就是各隊代表上臺發表賽前感言。今年上臺的順序是按去年象甲的名次排列的,所以第一個上臺的,就是象棋界的傳奇人物胡榮華,老胡今年六十三,拾掇得特別精神,西裝革履,面色紅潤,也不知怎么保養的,皮膚是又白又細又嫩,在眾人的掌聲中,邁著輕快的步子上了臺。只見他湊著話筒笑道:“要說今年奪冠的最大熱門,自然是廣東。但我跟我們的棋手說了,今年我們上海隊的任務,就是要給廣東隊制造一點小小的麻煩。”
      全場都被“司令”的風趣逗樂了。廣東隊這一桌,呂欽、許銀川都笑了:湖北隊那一桌,柳大華和汪洋也笑了。但笑和笑并不一樣。怎么不一樣?我不說,您自個兒琢磨。
      在開幕式上,棋手們私下議論最多的,就是今年的新賽制。大家還記得去年象甲的賽制改革曾引起強烈反響,今年呢,有關方面又推出了新章程:主隊在四臺棋中,有三個先手,這是第一條;第二,和棋紅方記1分,黑方記1.5分,另外提高了勝局的分值,過去贏一盤得2分,今年提高到2.5分。你別看就這么兩條,可不簡單。
      怎么不簡單?趙國榮歸納得很清楚。他說:“今年新賽制實際上把兩隊打平的幾率進一步降低了,因為只有兩種情況下雙方才可能戰平。第一種是四臺棋全部見勝負了,而且是各勝兩盤。第二種是主隊的二個先手中,有兩盤見了勝負,各勝一局,另外兩臺弈和,這種情況也是兩隊打平,其他情況全部是要分出隊與隊勝負的。”
      對這個新章程,我和不少棋手聊過,有贊成的,也有不贊成的,也有模棱兩可的。柳大華屬于支持派,為了說明問題,他還舉了個例子,說:“過去吧,比如打一個客場,跑了幾千里,然后下盤戰略和棋或者策略和棋,幾分鐘就完了,這個現象不合理。現在的新賽制,就有效地控制了策略和棋,從這點上看,我覺得很好。”
      但胡榮華卻不太贊成。他覺得主隊四盤和棋就輸掉了整場比賽,這和主隊四盤輸棋的結果是一樣的。四盤和棋與四盤輸棋的結果怎么能一樣呢?這個不合理。如果說給主隊四盤先手,那要是全和了算主隊輸,還比較說得過去。
      許銀川、徐天紅、卜風波等認為:改革是必要的,但不能老是改來改去,賽制要有一定的嚴肅性和穩定性。對主隊:三先是否有利的問題,許銀川打了個比方:象棋比賽拿先手,就好比乒乓球比賽中的發球權。你發什么球,是你的權利,是你有利的一面;但是你要有內容,要發出漂亮的球宋才行。而且在象棋比賽中,擁有“發球權”并不一定就能得分,就算是發出漂亮的球來,也不能說肯定得分。
      徐天紅表示:“改革我是贊成的,但一個新賽制的出臺,要經過科學論證和充分探討,要有科學依據,不要匆匆忙忙就推出新方案,也不要只是我們象棋界內部的人自己在琢磨,可不可以請一些圈外的專家來共同參與呢?”
      河北隊領隊胡明也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作為一種嘗試,我認為是可取的,它有可能使比賽變得更精彩更好看。但是實際結果如何,還需要實踐來驗證。”
      本屆大賽總裁判長蔡偉林則從另一個角度透露了今年改革的初衷:“我們多給主隊一個先手,但對他也有個制約,就是你要爭取贏棋,至少贏一盤,你要全下和了,你就輸掉了整場比賽。對于客隊呢?也有一個競爭希望,在頂住對方的情況下,也要把棋下好。和去年相比,今年有了改進,去年客隊的目標完全是頂和,因為他時間很少嘛,今年我們給客隊同樣的時間,希望他們能夠去拼,因為我們同時提高了?棋的分值,過去贏一盤得2分,現在是2.5分,客隊如果能先贏一盤的話,就比較有利和主動了。
      去年秋天全國個人賽結束后,我剛巧和蔡先生一趟列車,又是一個車廂,當時和蔡先生聊過賽制改革這個話題,我覺得蔡先生的觀點,體現了中國象棋協會的思路。
      
      第二回 北方隊出師不利 還鄉團先聲奪人
      
      4月12日下午進行的頭一輪比賽,巧了。怎么個巧法?五支北方隊全都對上了南方隊,真是“無巧不成書”。
      北方隊的黃金時期要追溯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首先是從1983年開始,河北隊奪得團體冠軍,打破了此前南方隊稱霸的局面。接下來1984年在合肥,是遼寧拿了冠軍,1985年又是河北。一連三屆,讓南方隊與冠軍無緣,北方好漢總算揚眉吐氣了一把。然后到了1990年,由趙國榮領銜的黑龍江隊,第一次奪得全國團體冠軍,也算圓 了他恩師王嘉良的一個夢。1997年和1998年河北創造了兩連冠。在九十年代還有一支隊伍,也曾兩奪全同團體冠軍,那就是由北方棋手和南方棋手混編而成的火車頭隊。因為火車頭隊只有于幼華一人是南方棋手,大部分棋手都是北方人,比如傅光明、梁文斌、金波、楊德琪、宋同強等等都是北方人。但是,就算把火車頭列入北方序列,在九十年代的十年里,北方隊也只是和南方隊打了個平手,各拿了五次冠軍。
      從1999年以后,直到今年,連頭帶尾整十年,北方隊再沒染指過全國團體冠軍。這期間,曾經搞過幾次南北對抗賽,也是南方隊贏了。如果我沒記錯,在天津就舉辦過三次,1989年、2004年和2007年。2004年在棋手的安排上還作了調整,把柳大華、于幼華分給北方隊,結果北方隊還是以一局小負。2007年北方隊總共五名棋手中,有三位是南方人。哪三位?柳大華、于幼華和洪智。沒想到還是南方隊獲勝,最后的比分是27比23。
      盡管北方隊近年戰績在整體上不如南方,但我一直以為,就一個隊或者一場比賽而言,仍然是五五開。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南北之間的差距并不像成績所反映的那樣大。在前五屆象甲中,北方隊雖然沒拿冠軍,但在前六名的隊伍中。這五年,一直是一半對一半。也就是說,前六名中有三支南方隊和三支北方隊。雖然具體名次上,北方隊稍虧點。但從抗衡的角度說,平衡并沒有從根本上被打破。
      今天這場比賽,用一句新聞界習慣性的說法就是,讓行家們跌碎了眼鏡。首先是上海金外灘以9比1的懸殊比分,大勝去年第三名沈陽;北京威凱體育2比8不敵浙江慈溪波爾軸承;廈門港務地產本輪也大開殺戒,以3勝1和狂屠煤礦開灤股份;四名棋手中有兩位非大師棋手的江蘇隊,以一個勝局給了老牌勁旅河北金環鋼構“溫柔一刀”:而以遞補身份參賽的湖北宏宇,以2勝2和擊敗黑龍汀大慶油田設計院。
      廣東惠州華軒首輪的對手是升班馬四川青城山都江堰,呂欽戰勝才溢,憑借這一勝局,奪冠熱門廣東順利過了頭道關。
      值得一提的是湖北宏宇。湖北宏宇今年重返象甲,有一定的偶然因素。2005年湖北拿了冠軍,緊接著2006年湖北隊讓所有人傻了眼。排名墊底,慘遭降級!2007年湖北在象乙中只打了第三名,按規定前兩名升甲,湖北隊沒戲。可誰曾想獲得升級資格的火車頭隊放棄了,這樣湖北隊就幸運地以遞補身份又回到象甲。柳大華喜出望外,立刻招回大將汗洋,事實證明,這是柳大華在2008年下得最漂亮的一手棋。關注大賽的棋友一定記得,去年汪洋幫助廈門隊奪得象甲亞軍,2005年湖北奪冠時汪洋也是主力隊員之一。
      說到這兒,我想起三件事,這三件也可以說是一件。第一件,據大華老師透露,湖北隊在象甲前進行了集體研究、集體備戰,而據我所知,不止一支象甲參賽隊卻是各自準備,互相不通氣兒。第二件,湖北隊賽前去了趟四川,打了一場熱身賽。在別的比賽中,熱身賽司空見慣,不足為奇,但象甲中搞熱身,還不多見。第三件,賽前柳大華接受媒體采訪,調子很低,大放煙幕。
      一方面摩拳擦掌,秣馬厲兵,一方面又大放煙幕,低調出征,這說明什么?明眼人不難看出端倪。記得在賽前胡榮華、呂欽等名人在不同場合也談到,湖北隊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絕對是冠軍的有力爭奪者。
      果不其然。開賽頭一輪湖北就遭遇了勁敵:黑龍江大慶油田設計院。黑龍江隊有老趙、老陶兩位冠軍級特大領銜,張曉平、聶鐵文也絕非等閑之輩。這支隊伍前五屆始終穩居前六。按說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較量,可比賽結果卻是,湖北隊兩勝兩和旗開得勝。
      勝負是兵家常事,這句話沒錯。但我們從湖北與黑龍江的這場比賽中,可以引出一點思考。有人說,今年的新賽制對主隊不利,從表面上看,主隊有三個先手,但主隊是沒有退路的,你非勝不可,處在“和不起”的位置。客隊呢?可以挑穩的下,往和里走,你要是敢玩粗的,強行求勝,正好,我的機會來了。
      也有人認為,客隊四和即勝,如果處理不好,會變成戰略上的保守和消極。結果越是想和,越和不了;老想求穩,反倒錯失了戰機。
      如果我們跳出某一場比賽,從整個輪次上的最終結果來看,第一輪的六場比賽,主隊勝了四場,負了兩場。這是不是意味著主隊較為有利呢?我看未必。兩隊交鋒的結果,最后誰勝誰負,在水平接近的前提下,關鍵還是取決于棋手的狀態、賽前的準備,以及抽簽的具體結果。抽簽的結果有關系嗎?有。中國古代就有田忌賽馬的策略,當然,在現代競技比賽中,這種策略并不總能得到用武之地,但具體抽簽對陣的結果,畢竟也是左右比賽的眾多因素之一。
      
      第三回 許仙釣渭驚濤起 神童大意失荊州
      
      第二輪比賽,有兩盤棋特別有戲劇性。而這兩盤棋,都直接決定了兩場比賽的最終結果,又都讓人感慨萬千。
      先說第一盤,對局雙方是廣東許銀川和浙江陳寒峰。這盤棋許銀川前半局下得非常精彩,以至于在講棋室里,徐天利老師在講到雙方形成馬炮殘棋時,就下了定語:紅方勝定,這盤棋不用再講了,紅方取勝只是時間問題。
      在講棋室聽棋的棋友中,有位安詳沉靜的老人,戴副近視眼鏡。手里拿著半棵煙,含笑不語,凝神聽講,偶或微微點頭,似有嘉許之意。胸前掛的小牌子上寫著倆字:貴賓。此人是誰?他就是銀川的父親許侯先生。老許是下午剛從家鄉趕來的。在粵期間,我有幸和老許手談數局,雖然老人家有意相讓,使總分打平,但我心知肚明,老許是手下留情了。對父親的棋,銀川評價說:“他拿過惠來縣的冠軍,力量比較大,布局有自己的東西。在他這個年齡段,還能保持現在這個狀態,我感覺非常不容易。”
      閑話少說。卻說銀川勝券在握時,小現了“短路”。大家知道,銀川的棋向以綿密細膩、絲絲入扣、極少錯漏著稱。殘局時,他若大個兵。對方便兇多吉少。何況這盤棋他大了倆兵!但是銀川“短路”了,本來他雙兵渡河,纏斗中棄一相,用馬踩去了黑方惟一邊卒,形成凈大三兵的物質優勢。可是接下來卻連連失誤,先是白丟一個過河兵,接著又讓陳寒峰捉吃死馬,所幸銀川身經百戰,方寸不亂,只見他趕緊驅邊兵渡河,又施苦肉計,先后棄掉雙仕一相,贏得?間,趁對手調整子力的當口,及時構成雙兵聯手于黑方卒林線的最佳防守陣型。在一邊觀戰的胡司令笑道:“別小看這兩個兵,抵得上全副仕相呢!”
      銀川與寒峰苦斗之時,也在邊上觀戰的于幼華和吳敏茜(浙江領隊,前國際象棋全國冠軍)十分關切,看到寒峰取勝有望時,不禁面露喜色。因為其它三臺比賽已經結束,全部戰和,如果這一臺寒峰得手,浙江隊將擊敗夢之隊廣東。
      沒想到,這盤棋的最終結果是銀川在下風中應對無誤,走成了正和架子。這樣,因為浙江是主隊,四和即負,而廣東則兵不血刃,幸運地闖過了浙江這道難關。
      這邊廣東與浙江死磕,那邊上海與湖北也在力拼。本輪對湖北,上海隊外援洪智高掛免戰牌,羽扇綸巾的胡榮華由幕后走到臺前,披掛上陣。胡老師在第二臺頂住了汪 洋的軟磨硬泡,在少一卒的馬炮殘棋中令對手無計可施,二四臺則是一勝一和,孫勇征與李智屏握手言和,萬春林則憑借先手之利,力克湖北李雪松。現在兩隊的最終勝負,就看第一臺小將謝靖與老將柳大華的戰斗了。這盤棋就形勢說,是大華明顯占了上風。但小謝前不久剛剛在北京“威凱杯”中奪冠,晉升為特級大師,調子不錯,狀態正佳。這盤棋小謝如能守和,則上海隊勝出;如果小謝失手,則湖北隊將根據今年的新賽制贏得本場比賽。因為小謝下的是主隊惟一的后手棋,盡管這盤棋可以和萬春林勝李雪松那盤對沖,但另外兩臺和棋,上海隊都是先手和,先于和棋只得1分,后手方得1.5分,這樣湖北隊將以1分小勝對手。
      事關大局,小謝不敢大意。只見他一邊下棋,一邊忙里偷閑查看步數。很多棋友都知道,象棋競賽規則中有一個“六十回合自然限著”的規定,也就是說,雙方如果在60回合里均未吃子,則一方提出后,經裁判審查屬實,即可判和。那么有棋友會問:假如求和的一方,老是利用打將或捉吃來湊步數,怎么辦?問得好。對此,象棋規則中也有相應的規定。這就是“凡為湊步數而走的打將或捉吃。最多累計只算30著。”所以,小謝也不容易,查看紀錄時,要扣除超出30著以外的著數,還不能算錯,還要顧及棋局,畢竟棋局上不能輸。若輸了,所謂“60回合”就成了空話一句。
      對面的柳大華,心里跟明鏡似的,小謝的心思他當然清楚。因此那棋下得是步步進逼,著著不讓,不斷給小謝施加壓力。而小謝天賦過人,大有胡老師當年“鬼精靈”的味道,只見他閃展騰挪,移步換形,頑強周旋,一邊想棋,一邊惦記著步數,當盤面上出現柳大華即將強攻底線的局面時,小謝算定剛好可以湊夠步數,便不假思索,飛快走子,大華打將,小謝退士,這時剛好走夠60回合。小謝退士后,按鐘,然后叫裁判。這時,經驗老到的柳大華,置若罔聞,接走用兵破士,小謝一愣,頗感意外。裁判來到桌前時,大華說:“已經吃子了。”
      這句話,體現了老將比賽經驗極為豐富。因為規則還有一條,大意是:當一方已經吃子后,則裁判將不再受理關于自然限著的申請。有旁觀者惋惜地說:“小謝還是經驗不足呀,他應該先別走棋,把裁判先叫過來,當著裁判的面,走出最后一著,不要按鐘,向裁判提出申請,這時對方就不便再走棋了。”
      在續弈中,小謝沒有放棄,頑強堅持到120回合,但閱寡不敵眾,還是輸掉了這盤棋,而上海隊也因此輸掉了整場比賽。至今仍保持著最小年齡晉升大師紀錄的謝靖,為年輕也為成長付出了代價。
      
      編輯 志 強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載
    • 優秀作文
    • 勵志
    • 課件
    • 散文
    • 名人名言
    3d试机号及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