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文大全
  • 個人簡歷
  • 教案下載
  • 課件
  • 優秀作文
  • 試題庫
  • 詩詞鑒賞
  • 國學散文
  • 勵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報
  • 成語大全
  • 當前位置: 酷米范文網 > 黑板報 > 正文

    金助理為何那樣韓劇tv【金鏡頭,你怎么了】

    時間:2019-05-05 02:36:43 來源:酷米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酷米范文網手機站

      一年一度的金鏡頭新聞攝影大賽評選結果已經揭曉。有人把金鏡頭新聞攝影大賽稱作中國新聞攝影作品的年度大檢閱,從組委會介紹的本次大賽共收到2萬余幅參賽作品來看,“大檢閱”的提法應該說是相稱的,但是看完所有獲獎作品后,卻不由得讓人對“檢閱者”的評價標準產生懷疑,因為在一些作品確屬眾望所歸的同時,仍有不少作品經不起推敲。如果說去年作者靠不住,金鏡頭讓大賽“假照片”鬧得抬不起頭,那么,今年則是主辦方靠不住,金鏡頭大賽被“真照片”弄成了水龍頭。
      
      東施效顰:盲目跟著荷賽走
      中國的新聞攝影一直以來最為缺乏的是自信和獨立思考的意識、能力,雖然網上網下都活躍著不少所謂的“視覺評論家”、新聞攝影理論的研究者,但大多不是煞有介事、故作高深,就是人云亦云、拾人牙慧。比如說對荷賽,很多人已經到了唯“荷”是瞻的地步,只要荷賽說好的,他們也不管自己有沒有理解其中的門道,往往都會以很有水平并以談荷賽為榮的樣子一味跟著說好,更有甚者還會總結出連荷賽評委自己都不一定以為然的“理論”,那架勢儼然自己就是荷賽在中國的傳人。綜觀今年金鏡頭大賽的獲獎作品,就明顯可以看到中國新聞攝影的這些評價誤區。
      僅舉兩例。第一例,《兒子初生三年間》這樣的作品,無論是自身的內容和形式,還是與其他獲獎作品的相對比較,它都很難顯現出過人的實力和意義,可它卻勇奪日常生活類組照金獎。假如只是埋頭思考,我們可能永遠都找不到一個令人信服的答案,但是,看看今年荷賽日常生活類組照金獎作品《紐約一家人》就會發現,兩者的題材和視點相似程度之高足以讓我等恍然大悟――《兒子初生三年間》獲獎,不過是向荷賽看齊并借此表明英雄所見相同、是荷賽評委觀念的中國注解。
      第二例。眾所周知,荷賽比較喜歡“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同一拍攝對象”的套路,于是,今年的金鏡頭大賽將這個套路推到了極致,將八個獎項給了下列八件套路基本一樣的作品,與荷賽保持高度一致的決心之狠、對荷賽頂禮膜拜的敬仰之誠,讓人嘆為觀止、好生憐愛。
      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排隊:年度杰出圖片專題 《排隊的變遷》 吳國方今日早報
      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兒子:日常生活類組照金獎 《兒子初生三年間》 李舸人民日報
      不同時間同一場景的樹:日常生活類組照銀獎 《西湖邊的一棵樹》 傅擁軍都市快報
      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帳篷:日常生活類組照銅獎 《臨時帳篷》 傅擁軍都市快報
      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電視機:體育新聞類組照金獎 《電視里的北京奧運會》 趙青中國青年報
      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體育活動:體育新聞類組照銀獎 《中國民間體育熱》 李泛陜西師范大學
      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櫥窗模特:文化藝術新聞類組照 《銀獎櫥窗里的模特》時鵬都市快報
      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的比賽:經濟及科技新聞類組照金獎 《北京奧運上的中國品牌》 李景錄 經濟日報
      同一個新聞攝影比賽相同手法的作品大面積獲獎,毫無疑問是極不正常的,可有人還振振有詞地說是創新。真想推薦他們去看一下浙江的新聞攝影前輩徐永輝先生的作品,這個套路,徐先生50年代就開始用了!
      
      指鹿為馬:基本的表述不甚了了也獲金獎
      今年的獲獎作品,給人良莠不齊的感覺,有些作品的獲獎,甚至讓人頗感意外。
      比如《北京奧運上的中國品牌》(李景錄:經濟日報攝影部),初看還以為是體育新聞類的獲獎作品,直到看文字說明,才知道原來是經濟及科技新聞類組照金獎作品。有一句話大家經常掛在嘴邊,那就是新聞攝影靠影像說話。就事論事,要表現“北京奧運上的中國品牌”,畫面上理應要有能夠被視覺較為容易地識別為“中國品牌”的影像,并且這些影像要能夠足以引起讀者視覺上的注意,否則,讀者勢必會不知所云。這是最基本的要求,達不到這個要求,相對于“北京奧運上的中國品牌”這個主題來說就是廢片。不可否認,《北京奧運上的中國品牌》選題不錯,但從現在的作品來看,照片不是缺乏能夠被較為容易地識別為“中國品牌”的影像,就是相關影像根本就不足以引起讀者視覺上的注意,離開了文字的支撐,這組照片所要表達的壓根就不是“北京奧運上的中國品牌”,而是“北京奧運上的比賽場面”。這樣的作品,即使用作“北京奧運上的中國品牌”的配圖,相關編輯也要在圖片說明上費很大腦筋,現在竟然獲得了經濟及科技新聞類的組照金獎,請講出道理!
      
      匪夷所思:五個獎項出現兩件甚至三件作品并列
      今年的金鏡頭獎跟去年一樣,很多獎項空缺,單這一點,評委們的嚴謹和較真就讓人肅然起敬,但另一方面,卻又弄出如下的并列獲獎,甚至有3件作品并獲銅獎的咄咄怪事。攝影比賽沒有固定的、可以量化的評判標準,按理是不可能出現并列獲獎作品的,除非你根本就不想評出高低。金鏡頭攝影大賽的參賽規則明確規定每個獎項設獎一名,也就意味著每個獎項一定要決出高低。現在出現這么多并列獲獎作品,顯然是主辦方踐踏了自己制定的游戲規則。
      突發新聞類單幅銅獎:
      《“生命線”驚魂》王申新京報社
      《愛心接力》陳奕啟南方都市報
      非突發新聞類組照銀獎:
      《關注藏區母嬰》郭鐵流新京報
      《令人揪心的高考》金思柳 武漢晚報
      經濟及科技新聞類組照銅獎:
      《合俊玩具廠倒閉》吳峻松南方都市報
      《我們失業了》朱丹陽南方日報視覺新聞中心
      日常生活新聞類組照銅獎:
      《一個人的世界》王攀法制晚報
      《西非之角的人們》李舸人民日報
      《臨時帳篷》傅擁軍都市快報
      自然及環保新聞類組照銅獎:
      《萬人千船戰滸苔》 郭建政齊魯晚報
      《水――生命的源泉!》羅立高云南信息
      
      越俎代庖:金鏡頭大賽搖身成為“華賽中國作品初評”
      今年金鏡頭大賽還有一件十分怪異的事,那就是莫名其妙地被冠上“暨華賽中國作品初評”。金鏡頭大賽和華賽歷來都是路歸路橋歸橋,此前兩者的唯一交集是參加金鏡頭比賽即被視為自動參加華賽,也就是說,金鏡頭大賽評委會在幕后搭橋牽線,為既參加金鏡頭大賽又參加華賽的參賽者免去了“一稿兩投”之苦。金鏡頭大賽評委會的這番好意,參賽者肯定心領神會并由衷贊嘆,但這次突然披上了“暨華賽中國作品初評”的外衣,就不知道它是要扮酷還是要添亂了。
      華賽何時增設了“初評”環節?華賽創辦至今,沒有任何官方文件說中國作品需要初評。這次冒出個“暨華賽中國作品初評”,是華賽授權還是金鏡頭大賽評委會盜名?
      在金鏡頭大賽中沒有獲獎的作品是不是就意味著“初評”沒有過關而不能參加華賽最終階段的比賽?如果是,那么,這樣的初評對被提前終結華賽之路的作品和作者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如前所述,攝影比賽沒有固定的、可以量化的評判標準,僅僅就因為一個閃念,不同的評委都會有不同的評判,即使是相同的評委,在不同的時段也可能會有不同的評判。這方面的例子舉不勝舉,就拿本屆金鏡頭大賽自然與環保類組照金獎作品《大地傷痕》來說,據說首輪就遭淘汰,通過復議,最后卻獲金獎。因此可以說,金鏡頭大賽評委看不上的作品,未必華賽的評委就一定也看不上,用所謂的初評粗暴地將一些作品和作者擋在華賽門外顯然有失公平。
      參加華賽的中國作者除了參加金鏡頭大賽這個渠道外,還有直通華賽直接投稿的渠道,“華賽中國作品初評”是不是集中了上述兩個渠道的作品?如果是,那么,這樣的初評對金鏡頭大賽的參賽者來說也是不公平的。根據各自的參賽規則,直投華賽可投10件作品,而通過金鏡頭只能送6件,兩者混在一起評選,哪一方更占優勢已經無需贅言。
      華賽需不需要“初評”、該怎樣初評,華賽應自有評估和行動,在制定出相關規則并向參賽者公布之前,把金鏡頭大賽、“華賽中國作品初評”兩者攪和在一起實在是不負責任。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載
    • 優秀作文
    • 勵志
    • 課件
    • 散文
    • 名人名言
    3d试机号及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