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文大全
  • 個人簡歷
  • 教案下載
  • 課件
  • 優秀作文
  • 試題庫
  • 詩詞鑒賞
  • 國學散文
  • 勵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報
  • 成語大全
  • 當前位置: 酷米范文網 > 課件 > 正文

    【新聞魔鬼定律(八)】男女分手的魔鬼定律

    時間:2019-05-07 02:41:15 來源:酷米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酷米范文網手機站

      馬驢定律      唐朝貞觀年間,長安城西郊的一個莊戶人家里,有一匹馬和一頭驢,它們自小是好朋友。馬在外面拉貨,驢在家中拉磨。后來,馬被農夫賣到了京城。
      貞觀三年,這匹馬被玄奘大師選中,前往西天取經。17年后,馬馱著佛經跟隨唐僧回長安,它來到磨坊看望驢朋友。
      馬講述了這次取經路上的經歷:翻越無數的山川,穿過浩瀚的沙漠,見證過滄海桑田的變幻,經歷過火焰山的熱浪滔天,還有數不盡的邪魔歪道,變化多端的白骨精,佛法無邊的如來佛祖……驢驚嘆道:“你的見聞真廣呀!那么遙遠的道路,我連想都不敢想。”馬說:“其實,我們行走的路程差不多。當我向西域前進的時候,你一步也沒停歇。不同的是,我在玄奘大師的帶領下走向一個遠大的目標,而你卻被主人蒙住了眼睛,整天圍著磨盤打轉。”
      
      馬驢定律:當驢或者做馬,都是領導說了算。
      別聽那匹馬瞎吹什么“遠大的目標”,成為取經的千里馬或者做了拉磨的悶頭驢,都離不開領導的栽培。
      譬如新聞人的角色定位,做記者或是搞編輯,當校對或者做經營,誰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會。特別是新入職的年輕人,本身就是一張白紙,讓你干啥就干啥,都是領導給分配的。第一份工作就像你的初戀,在職業生涯中會留下終身的胎記,怎么都抹不掉。
      新聞這個行當,呈現在受眾眼中的,不外乎文字、圖片、聲音和圖像。可內部的分工卻細致而精微,大體而言是記者和編輯,具體來說編采鏈條上連綴著包括熱線的接線員、組版員、校對、美編、責編、審讀、第一讀者、印刷工、發行員等眾多的崗位。新聞單位人頭攢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每個人都不可或缺。以傳統的眼光來看,這是個斯文職業;以現代產業的目光打量,它是個知識密集、技術密集、資金密集的智慧產業。
      托身于此,最好每個崗位都經歷一下,實際上很難,近乎癡人說夢。如此多的崗位都做一遍,要耗費大半生的光陰。一般就是經過兩三次的轉崗,最后沉淀在一個位置上“駢死于槽櫪之間”,為著“一捧草料”而終日轉著圈子。
      圈子轉久了,曾經的夢想就會消磨殆盡。一個人,走下坡路還是青云直上,受方向決定,也受夢想指引――路向選擇很重要。這些都是臺面上的話,如果沒有領導的垂青,別說上坡,恐怕連飯碗都成問題。所以說,理想是個軟蛋,碰到堅硬的現實就被撞個粉碎。
      經濟學的一代宗師保羅?薩繆爾森非常欣賞美國老羅斯福總統的一句話:“我的黑人士官是我所認識的最勇敢的人,他跟在我的后頭上了圣璜山。”看到了吧,再有能耐也能耐不過領導啊。
      唐朝的那匹馬,如果沒有唐僧這個好領導,還風光什么?磨坊里的那頭驢,就是因為有農夫這個領導,才淪落至此。對于那頭驢來說,待遇不好還不能發牢騷,如果惹得領導不高興,卸磨殺驢,拿你的驢皮熬成阿膠去補女人的身子。
      有句話人們常說,“是騾子是馬牽出來遛遛”。這話可不是普通人說得的,除非你是領導。如果你不是領導,我是騾子是馬干卿何事?
      其實,論資質和稟賦,大家都差不多。為何有的人成為人中的呂布、馬中的赤兔?有的人成為倒霉蛋、轉磨驢?其中的關節,人人明白人人不說,如果要說,大家全都托付給一個詞――命!
      世事往往如此,有些事后悔沒做,有些事做了后悔。我們都老得太快,卻聰明得太遲。
      
      海妖定律
      
      塞壬是希臘神話中的美麗海妖,居住在荒僻的海島上。她長發隨風,姿容嬌艷,體態優雅,有著天籟般的噪音,專門以美妙的歌聲迷惑航海的人。每當看見船只駛過,她就唱起動聽的歌謠。凡是聽到她歌聲的水手都會心醉神迷,不可自持地調轉船頭循著歌聲駛去,最后在那片暗礁密布的大海中遭遇滅頂之災。她所在的地方早已白骨成堆,而她甜蜜的嗓音總是一如既往地婉轉清澈,飄蕩在海天之間。
      
      海妖定律:越是致命的東西,越會以動人的面貌出現。
      對一件事情,怎么報道,如何評論,各個媒體有角度的不同,有水平的不同,但有一樣東西是相同的,就是公信力。公信力是媒體的命根子,所有媒體皆然。
      對媒體公信力的絞殺一直沒有停止。其表現,有粗暴的,如用權力直接壓制;有卑劣的,如用金錢賄賂記者;有溫柔的,如用廣告投放來對沖。其中,這溫柔一刀最具殺傷力。
      報道一個單位的丑行,可以用錢來擺平。小丑花小錢,大丑花大錢。大丑往往受害的人更多,關注的媒體甚眾。沒關系,我給你廣告,你也別報道,見者有份,達到多贏。這是單位對單位,當事人對媒體,追究起來殊為不易。用丑聞消滅丑聞,一件丑聞就這樣消弭于無形。你說是丑聞?不是吧,丑而不聞不為丑,何丑之有?
      錢是個好東西,不當而獲的就不是好東西。記者私相授受還有人來教育,單位拿錢,誰來教育教育者?
      美國《財富》雜志總裁講過一個例子:《財富》雜志曾做了一個IBM總裁郭士納的封面故事。結果郭士納總裁很不喜歡這個報道。從那以后,《財富》便再也沒有IBM的廣告了。
      郭士納能讓大象跳舞,他為什么不能讓媒體跳舞?他之所以敢如此做,就是因為媒體眾多,有大大的挑選余地。你不讓我滿意,我不投桃報李。雖然我們很不認同他的做法,但我們還沒有天真到指望天底下只有一家媒體。所以,《財富》的深刻教訓大家吸取得很快,尤其是面臨巨大經營壓力的市場化媒體,經常為了五斗米抬不起頭來。大家很明白一個道理:郭士納們能讓大象跳舞,也能讓大家跳樓……或者跳梁。
      所以,業內有個不成文的“媒體共識”:有一種資源你不能浪費――商業資源;有一種客戶你不要得罪――廣告客戶;有一種進攻很不好防備――商業圍剿。商業的力量就是在笑瞇瞇中把你搞掂。
      加拿大女詩人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寫過一首《塞壬之歌》的詩,詩中塞壬溫柔地唱道:
      “請近一些,再近一些,
      求求你!救救我!
      只有你,只有你能夠,
      你是我的唯一。”
      就是這樣一首重復詠唱的歌,每每所向披靡,留下海灘上比比皆是的白骨。
      在職場、在官場、在新聞場,“海妖”無處不在。致命的誘惑化身為金錢、名譽、身份、地位、至高無上的權力和不能兌現的謊言等形式出現。要想讓人生之舟、新聞之船順利航行,需要智慧、策略和定力。
      在希臘神話中,有兩位英雄成功地抵御了塞壬的誘惑。一個是阿爾戈英雄中的俄耳甫斯,他讓悠揚的琴聲蓋過了女妖的歌聲,同時船后吹來一陣瑟瑟作響的南風,把女妖的歌聲吹到了九霄云外;另一位是特洛伊戰爭英雄奧德修斯,他讓手下的海員以蜂蠟封住雙耳,為了聆聽塞壬的歌聲,他讓海員將自己綁縛在桅桿上,從而擺脫了塞壬女妖的引誘。
      面對現實世界美艷如花的“塞壬”,你可以用蜂蠟封住自己的耳朵,你也可以把自己捆在一個“船桅”上,或者讓自己比塞壬強大。果真如此,你就是英雄,一定會成為傳奇。
      
      顏駟定律
      
      班固在《漢武故事》記載了這么一件事:
      上(漢武帝)嘗輦至郎署,見一老翁,須鬢皓白,衣服不整。
      上問曰:“公何時為郎,何其老也?”
      對曰:“臣姓顏名駟,江都人也,以文帝時為郎。”
      上問曰:“何其老而不遇也?”
      駟曰:“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少,陛下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世不遇。故老于郎署。”
      上感其言,擢拜會稽都尉。
      
      顏駟定律:沒有政治敏感,遲早要付代價。
      提起政治,或許太嚴肅、或許太復雜,年輕人有意無意地和政治保持著距離。等到明白政治真的很重要的時候,大約已經人到中年,只能發出郎潛白發的悲嘆,這是成熟的代價。
      蘇軾有詩云:“白發郎潛舊使君,至今人道最能文。”沒有政治敏感,越是會寫東西越惹麻煩越添亂,坡翁自己就屬于能寫會道缺心眼的那類,“烏臺詩案”讓老先生體會到了人心的陰冷。在先朝舊代,能文者經常無意觸碰到君主的痛處而慘遭文字獄。中國歷史上文字獄以明清兩朝最烈,清人龔自珍詩云:“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只為稻粱謀。”其實,如果沒有政治敏感,著書不僅謀不來稻粱,很有可能謀掉了項上人頭。
      在當代,不用擔心文字獄,倒要注意文字禍。1996年,江澤民在視察人民日報社時提出了輿論導向的“福禍論”:輿論導向正確,是黨和人民之福;輿論導向錯誤,是黨和人民之禍。12年后,胡錦濤在人民日報考察時提出了“利誤論”:輿論引導正確,利黨利國利民;輿論引導錯誤,誤黨誤國誤民。新聞工作是政治性極強的工作,記者不是單純的“寫稿匠”,而是要以政治家的眼光和態度去認識事物,并從中開掘出能夠化解社會矛盾、促進人類進步的“珍寶”,達到這個境界就離不開新聞敏感的修煉。政治敏感是記者的生命,是記者的職業靈魂。不僅關系到新聞工作的成敗,更是衡量新聞工作者是否優秀的標尺。
      對于新聞單位的領導來說,政治敏感更重要。新聞領導政治上不敏感遲早要犯錯誤。一個政治上不敏感的領導,不是一個成熟的領導。當新聞官,首要的是能夠把握方向,如果方向錯了,錦繡文章最好爛在肚子里。
      顏駟三世得不到重用,大半生無法出人頭地,教訓非常深刻。幸好他到老開了竅,開始敏感起來。他利用自己在中直機關工作,能出現在領導視野里的寶貴機遇,抓住皇帝問話的機會巧發牢騷:“文帝喜歡知識分子,而我卻是耍槍桿子的。景帝重用老干部,那時我還年輕。到了現在,走進新時代,您提倡年輕化,而我已經老了。就這樣,經歷了三個時代都得不到升遷。”漢武帝動了惻隱之心,最后給了個“安慰官”,提拔顏駟當了會稽都尉,相當于現在的武警大隊長。歷史上和顏駟差不多的也有一個人,叫馮唐。但馮唐沒有顏駟幸運,左思《詠史》說:“馮公豈不偉,白首不見招”。也是吃了政治不敏感的虧。
      我們提出要增強政治敏感,不是為了當官而是為了把關。把不好關,遲早要付出代價的。啥都可以錯,方向不能錯;啥都可以缺,心眼不能缺。
      
      (作者為深圳商報編委、高級記者)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載
    • 優秀作文
    • 勵志
    • 課件
    • 散文
    • 名人名言
    3d试机号及开奖走势图